今天是:2018年04月20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时代之镜菜口

菜口

时间:2014-09-26 11:09:58来源:本报作者:周海亮编辑:gxz
  菜口是服务员上菜的位置。那位置就坐的,多是宴席副陪。
  称菜口,只因那里上菜方便。假若房间很小,服务员甚至可以站在走廊上菜。但如此一来,菜口位置的副陪就不方便,服务员每上一菜,他就得或侧过身子,或接过菜,或站起来待上完菜才能坐下。碰到马虎的服务员,说不定身上就会淋些西红柿汤或者海参汤。菜上毕,此人还需转动圆桌,将刚上之菜转到首席面前。不仅如此,他还得给每个人斟酒、倒茶、点烟,察颜观色、调节酒场气氛,等等等等。坐菜口之人,酒席上最累之人。
  却得分两种情况:其一,朋友宴席;其二,官场宴席。前者,菜口之人多为主人最好的朋友,坐在菜口的目的,也只为照顾大家。再说总得有个人坐在菜口,既然比较忙累,那么,理应要找最好的朋友。朋友聚会的轻松之处在于,即使菜口之人照顾得不尽周到,朋友也不会计较。真要碰到计较之人,第一次,便原谅了他。再有第二次,便可开个朋友代表大会,从此开除他的朋友籍。
  然官场酒宴,却复杂得多。主人位置之人,多是菜口之人的顶头上司。如他正,你便副;如他副,你便更副。总之人脉上罩住你,职位上压住你,权力上大过你,你不菜口谁菜口?于是乎,你只好一次次起身,为服务员腾出上菜的位置,躲避着盘子洒出的菜汤,给每一位宾客倒菜,点烟,开酒,要酒,再开酒,再要酒,加菜,再加菜……你吃不饱不要紧,别人吃不饱,便是你的错;你喝不够是应该的,别人喝不够,便是你的罪过。甚至,极有可能,你还得扭头喊一声服务员,说,闺女,能不能帮孙局剔剔牙?酒宴有固定的程序,然菜口的程序,每一次都在增加。
  人人都要喝醉,人人都不能太醉,这菜口,的确是个技术活。当宴席完毕,你还得负责安排娱乐消遣;如果没有娱乐消遣或者娱乐消遣完毕,你还得负责送领导回家或者回他们应该回的地方。
  我极其反感酒桌上这些破规矩。你不给他夹菜,他能饿死?你不给他倒水,他能渴死?他自己没长手?他是弱智儿还是植物人?但习惯并热衷菜口之人,却并不反感。甚至,把给某局某处点酒夹菜这类事情,当成一种荣耀,一种资本。
  菜口之累,累于上青天;菜口之苦,苦比黄莲。然,你累,你快乐;你苦,你快乐。你认为累是应该的,正常的,不累才是不应该的,不正常的。对菜口,你可以做到八面逢缘,无微不至——你天生就是菜口的材料。
  菜口之人,多感觉自己绝非等闲之辈。酒桌上既风光且苦闷,换到别的地方,便只余风光,不见苦闷。可是在我看来,有相当多的菜口之人,不管身在办公室、会议室、酒店大堂……不管与谁在一起,上司、老上司、情人、老情人……都把自己放在菜口的位置。说得好听些,性格使然,工作使然,环境使然,地位使然;说得难听些,便是奴性使然。即使将来翻了身,提了正,表面上不再菜口,骨子里菜口依旧。一日菜口,终生菜口,菜口到底了,菜口成精了。物尽所用,人尽其能,换到别的位置,两个字:不会。三个字:不习惯。四个字:怎么可能?
  我说这类人,天生就是菜口的材料——他们为菜口而生。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