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1月20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维权热线一起工伤认定的“马拉松之旅”

一起工伤认定的“马拉松之旅”

时间:2016-09-01 10:18:40来源:江苏工人报数字报作者:编辑:admin

本报记者  丁彬彬

近日,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原告泗阳云盛胶管有限公司上诉,这起6年的诉讼“马拉松”才尘埃落定。至此,原告先后起诉泗阳县、宿迁市两级人社局均败诉。

一名职工有关工伤认定的案子怎么会如此一波三折?

职工在工作中被机器绞伤

周发凯为原告泗阳云盛胶管有限公司职工,2009年,原告将周发凯借调到大江公司工作。2010年11月29日上午9时许,周发凯在工作过程中被机器绞伤。后经泗阳县人民医院诊断为右股骨干骨折,左手第二掌骨骨折,左足第四只骨骨折,颅脑外伤。

2010年12月23日,原告与周发凯达成了协议,协议内容为:周发凯于2010年11月29日上午9时许在泗阳云盛胶管有限公司上班期间,因操作不慎被绳子绕道右腿带到成型机上,当时造成右大腿等处骨折及全身不同部位受伤,经县医院治疗后基本康复,经双方协商,住院治疗费用由泗阳云盛胶管有限公司承担,同时于2010年12月23日办理出院手续。出院后泗阳云盛胶管有限公司一次性补偿周发凯伤残费,二次手术费,生活护理费及11月份工资等相关费用45000元……

同日,原告向周发凯给付45000元,周发凯出具了收条。周发凯自认于2010年11月29日受伤,原告对此亦予以认可。2011年11月14日,第三人以案外人大江公司为用人单位向被告泗阳人社局提出了工伤认定申请。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周发凯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时效。后周发凯历经劳动关系仲裁,民事一审,民事二审,不服2013005号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决定的行政复议等多轮程序,直至2015年6月2日周发凯重新以原告为用人单位提出工伤认定申请。

上述过程中,周发凯一直在主张工伤认定的权利,其自2011年11月14日至2015年6月2日以原告单位向被告泗阳人社局提出工伤申请前,被耽搁的时间不属于自身原因造成,不应计算在工伤认定申请时限,故被告泗阳人社局收到周发凯申请后做出受理决定并无不当。被告泗阳人社局受理了原告的工伤认定申请后,依法进行了调查,于2015年8月8日依法作出涉案《工伤认定书》,并依法送达了原告及周发凯。

原告于2015年10月8日向被告人社局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宿迁市人社局于同年10月12日作出受理决定并送达了原告,并于同日向被告泗阳人社局下发并送达了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经过审查,复议,被告宿迁市人社局于2015年10月29日作出维持行政行为的复议决定书,并邮寄送达原告云盛公司。

市中院终判:申请工伤有效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和第二款的规定认为,本案中,用人单位上诉人云盛公司在周发凯受伤后没有为其申请工伤认定,故周发凯有权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一年内申请工伤认定。后周发凯以大江公司为用人单位向泗阳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虽然从现在的证据来看,大江公司并非周发凯的用人单位,但《工伤保险条例》并不要求职工在申请认定工伤时必须提供正确的用人单位,用人单位是否正确属于工伤认定部门实体审查内容,故只要受伤职工提出了工伤认定申请,不论用人单位正确与否,均可以视为其已经启动了工伤认定申请程序,故周发凯发生事故之日为2010年11月29日,其于2011年11月14日申请认定工伤没有超过一年的申请期限。

泗阳人社局受理周发凯的工伤认定申请后,做出了《工伤认定中止通知书》,后周发凯以上诉人云盛公司和案外人大江公司为被告提出了确认劳动关系的仲裁,诉讼。后泗阳人社局恢复工伤认定程序,围绕是否符合工伤受理条件,周发凯又提出了行政复议和诉讼,在第二次复议期间,周发凯于2015年6月2日将用人单位变更为上诉人云盛公司,重新申请工伤认定。在这一过程中,工伤认定程序一直处于进行当中,周发凯也一直在维护自己的权益,故2015年6月2日的工伤申请认定可以视为2011年11月14日申请的继续,周发凯申请认定工伤并没有超过一年的期限。法院对上诉人云盛公司关于周发凯申请工伤认定超过法定期限的理由不予支持。

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第三人周发凯在工作过程中被机器绞伤,其所受伤害为工伤正确。上诉人云盛公司称工伤认定书认定周发凯受伤时间为2010年11月28日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本院认为,上诉人云盛公司对周发凯在工作过程中受伤并无异议,受伤的具体日期在本案中对判断周发凯所受伤害是否构成工伤不构成影响,故原审第三人受伤时间表述不准确不影响工伤认定结论的成立。

专家点评:签订劳动合同是关键

就这起“马拉松之旅”的工伤认定案,记者采访了资深退休法官王维美,她认为,周发凯的工伤认定案子拖延6年才得以认定,实属罕见。关键的问题主要因为像周发凯这些大龄工人下岗后,自找门路再上岗,得不到签订劳动合同的平等机会,这些“周发凯们”只能做一天得一天工资,或做一个月得一个月的工资,《劳动法》赋予劳动者的相关权益难以得到实现。本案周发凯先在云盛公司劳动3年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后到泗阳大江公司劳动一直到其受伤的3年时间里,仍然没得到签订劳动合同的机会。正是因为没有劳动合同才导致周发凯在申请工伤认定的过程中遭受到“马拉松”6年诉讼。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