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0月22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化频道负 暄

负 暄

时间:2017-12-22 09:20:10来源:江苏工人报数字报作者:编辑:admin

曲延安

天寒。地冻。如有日晴风空,便是负暄雅事。

负暄是文雅的说法,俗称晒太阳,或叫打盹。倚着墙角根,门垛墩,稻草垛,枯藤架旁,或不起眼处,最好是避风处。这与天阴烤火,下雨捂被窝,同为冬日福气。

负暄,趋向性单一,背负阳光。肩背部是人一生中吃力的部位,小时的粪箕、书包,大时的贫富甘苦、荣辱成败,皆在脊梁骨上担当责任。而唯一的抚慰,就是上天恩赐的这点温暖了。

负暄,有指向性,多为老人。以隐者的姿态,笼着袖,眼微闭,没有想法,静享天光及舒坦。这时辰得到的热乎乎暖融融,似能让烦恼都如屋后炊烟,缭绕云散不见。

所以,昔日苏北的冬闲就以负暄的外在形式原形毕露:冬阳普照,平整而贫瘠的田野里,土墙草屋,三三两两,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统一着一个姿式,袖着手,佝偻着腰,晒暖儿。是时,我的四舅从山东来我家小住。看着道路两边村庄的人都不干活愣愣地晒着,他就看不下去了,嘴里嘟囔着:“这么好的地,一马平川,人倒这么懒!”显然,他是不屑于负暄的。但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当他最后沉疴不起,想出门晒个太阳已是奢望。人到一定时候,能够负暄,便是幸事。

有一年冬天,父母带我回故乡梨树夼村。下午四点来钟,我在村里的主路上闲散,看到凹进去的一条小巷门前石阶上坐着一位大爷,如老僧入定,夕阳有气无力地摩挲在他身上。见我盯着他看,他也开始打量我,神情有点复杂,或者说狐疑。我没有抵近他的意图,他也没有起身的打算;似在两个时空里的直视,又如两股道上的平行,双方都有些不自然。他肯定不认识我,但一定认识我的父亲、爷爷奶奶,岁数摆在那。再过些年,我就是他,这是必然的。只是我能有在故乡家门口负暄独坐的机会吗?我在心里否定着自己。人,可能是自己思想的领率,也可能会是丧失世俗与地理自由的囚徒。

确实见过囚徒,一个不一般的被囚者。1972年冬,我随父亲前往一个新组建的军垦单位,所在地原是一个劳改管制农场。我们到达时,原班人马搬迁已是尾声。但见一个小院里,仅有一位老人,头发雪白,儒雅而有气度,总是独自坐在一张藤椅上晒太阳,身板笔挺,一动不动,也不说一句话。门口有哨兵,不能近前。我们便趴在墙头上看他,他视若无睹,雕塑一般。没多久,他被一辆“伏尔加”接走。那时候,我们团长,14级干部,也不过是坐北京吉普。后来才知道那老者本来是胡宗南的副参谋长,中将。

其实,负暄不是老人的“专利”。我在常熟上小学时,秋冬时节,课前或课间同学们常会玩“揩油片”的游戏,一排人聚拢在墙边,左右相挤,大声叫喊,直到把其中一二人挤出队列,有时甚至于整班男生加入,直至上课铃响作鸟兽散。这种“负暄”方式,直到上高中时亦不鲜见,纯粹是气血旺盛,取暖与找乐的成份兼有。

负暄也不是农村所独有。常熟中医院是我上学时的必经之处,同学的父亲是那里的收发。中午放学时,见他在晒太阳,似醒非醒。下午上学,依然如故;放学,他还在那坐着,尽管太阳几乎没了。他给我留下的印象似乎是一直在坐,这个场景在我心里挥之不去。因为,他后来就是死在这种姿势里,“文革”中消失得不明不白。

我初中上的是子弟学校,学校没有围墙,隔着一块菜地就是团部会议室。一个雪后的上午,我们课间休息,东一堆西一伙倚墙晒着太阳。会议室开会的大人们也正好在休息,阳光依偎在他们身上。忽然有一只野兔从草丛蹦进菜地,顿时,学生、大人一拥而上,手忙脚乱,大衣扑腾,棉帽乱罩,叫嚷声四起,菜地里一片狼藉,泥泞斑斑。结果还是让兔子给跑了,留下惋惜声、埋怨声、嘲笑声在晴空里欢畅。

我曾在一家电机厂当刨工,那时经常停电。有一个冬日,又停电了。男工挤在西墙下晒太阳,天南地北胡侃,七颠八倒逗乐,瞎开心。女工则没有这份悠闲,菜场就在隔壁,正好借机买菜。有一王姓女工提着几个塑料袋走近,可以看出里面有肉有菜。倚墙一排人众目睽睽,她有些羞,低头加速走过。有好事者问:王爱华,(你买的猪肉)多少钱一斤?中国语言在特定场合往往省略主语,对话人之间心领神会。有一男工接茬:哎,问你的肉多少钱一斤呐?有人听出话里的调戏之意,哄笑声遂起。女工的脸上挂不住了,难道我是卖“肉”的妓女?就开骂了。于是,负暄演变为吵架,玩笑升级为殴斗,同事间一语而为寇仇。

负暄更不是平民的专享。国学大师张中行就以《负暄琐话》及再续三续而名声大噪。十大元帅中,刘伯承被誉为中国最标准的职业军人。却有一张5位男女军人在晒太阳的集体照,只有刘伯承最不儒雅,不仅站姿不佳,还倚着墙。饱读古今中外军事著作,对游击战、运动战、阵地战和司令部工作都有独到建树,军事理论、军事谋略和指挥艺术卓越的刘伯承,一旦染上凡尘走进公众的视野,形象便有些走样。但这不雅,似乎毫不妨碍他成为名帅。

负暄,背日而立而坐。太阳下是苍生。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
5253097934012258009144797269544705308309283635979159862862636613207845267594010370973671980600595785001660078728416417265388256253019952068590901267605493874367868891622345637606621363469894754559604961965062619689973545586026107433694624640402278079079592830772411735622781941160365322363286007975957455689734404832034108363286643149263878340640319899141269431205263821632584637531345574568078939003387610641719061431809353867363901547511975659087994645593620369853315624480332665726250962051705251005320503419986042609124373590459155005701653760961923057751700865432077025572649811199571418183653089752684513827260961863162537509924962539599128378336550692699120635861205079233367182090203915407816121464974931266998983573280500118736915084856828630244452727460689024544267133486784852368436693336789891680813731649696386439598025636982149412035971586446435867858375437940824813596244416114113962126819845532654348241121523551402428681225286794428131275636988218598721786097758815730887352183896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