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2月26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权威报道 12年为职工挽回经济损失1000多万元

“全国维护职工权益杰出律师”董彬:

12年为职工挽回经济损失1000多万元

时间:2017-12-22 09:20:34来源:江苏工人报数字报作者:江苏工人报编辑:admin

      12年来,他成功处理职工维权案件335件,累计为职工挽回经济损失1000多万元。在他的努力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被关停的一家企业,80多名职工今后的工作和生活有了着落;农民工熊某发生工伤和医疗意外后,得到86万元一次性赔偿;农民工付某因单位违法行为辞职后拿到了6.3万元的经济补偿金;退休职工俞某拿到了已经过了诉讼时效的工伤护理费补偿6万多元……

      他就是董彬,江苏省总工会公职律师,省职工法律援助律师团团员。21日,董彬荣获第六届“全国维护职工权益杰出律师”称号,在京接受表彰。

      为农民工撑起法律保护伞

      四川籍农民工熊某,在江苏某建设公司承建的北京市某工程项目做工,不慎从高处跌伤。公司负责人为节省医疗成本,不远千里,将熊某送回公司所在地一家民营医院进行治疗。结果在治疗过程中出现医疗意外,熊某下半身失去知觉,并最终半身瘫痪。此后,公司和医院互相推诿责任,都拒绝承担赔偿责任。熊某举目无亲,向工会求助。董彬受指派,及时赶往公司所在地,与当地工会一起,与建设公司和医院的负责人进行反复沟通协调,告知有关法律规定,最终两家单位共同向熊某一次性赔偿86万元。

      作为一名工会公职律师,董彬运用深厚的法律专业知识和娴熟的律师实务经验,竭尽全力维护职工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2014年1月,农民工付某来省总工会法律援助中心求助,称他从江苏某装备公司辞职后,单位一直没有帮他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表面看这一问题很简单。不过,董彬通过交谈,却敏锐地发现该公司存在违法问题,即单位一直未按付某实际工资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如果用人单位存在违法行为,劳动者因此辞职的,单位需要支付经济补偿金。在与该公司协商无果后,董彬毅然拿起法律武器帮付某维权。该案经过仲裁和诉讼程序,历时一年多,最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下达成调解协议,该公司一次性支付给付某经济补偿金6.3万元。

      1953年出生的俞师傅,退休前是一国有企业职工。1975年1月,俞师傅在工作中发生事故,被认定为工伤,经鉴定为二级伤残。此后,该企业一直维持着与他的劳动关系并给予其相关待遇。俞师傅退休后偶然得知,企业当年给他的护理费可能少了。于是他试着给董彬写了一封求助信。收信后,董彬对接不接案,一时陷入了矛盾之中,因为案件标的不大且已经过了诉讼时效。但想到俞师傅对工会的信任,他毅然接下了此案。由于时间久远,取证相当困难,且企业始终不承认未足额支付护理费,处理中遇到重重阻力。董彬没有放弃,积极搜寻当时的有关法规及政策文件,多次上门做企业负责人的工作,组织双方多次调解,历时6个多月,最终企业一次性补偿给俞师傅3.5万元。

      去年4月13日,南京一家制衣企业宗女士等6名职工来省总工会法律援助中心求助:公司整体搬迁,她们不愿去新址,单位提出解除劳动关系,但又不愿意支付经济补偿金。董彬了解情况后,当场拨通公司负责人的电话,告之:企业搬迁,劳动者工作地点发生重大变化,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和四十六条规定,如果劳资双方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而解除劳动合同的,单位应支付经济补偿金。如果员工通过司法途径起诉公司,公司必输。董彬表示:工会愿意为其调解,帮助他们尽快化解争议纠纷。该公司负责人当即表态:“公司是小微企业,因经济效益不好才搬迁到郊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不过我相信工会,愿意接受调解。”此后,董彬通过电话等方式多次在劳资双方之间进行协调沟通,最终达成协议:公司一次性支付宗女士等6名职工补偿金40500元。原本可能要走一年多法律程序的纠纷,在一周内得到圆满解决。

      12年来,董彬通过信访接待、广场咨询、送法进基层等方式,累计解答法律咨询6000多人次;代写各类法律文书400多件;通过协商、调解、代理仲裁和诉讼等方式成功处理职工维权案件335件,累计为职工追讨工资报酬、经济补偿金、赔偿金等1000多万元。

源头参与为普通劳动者代言

      没有建立工会的用人单位,在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时,是否需要履行通知义务?实践中,这一问题常常引发争论。2013年,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对《江苏省劳动合同条例》进行修订。在立法征求意见过程中,针对上述问题,董彬提出“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应当事先将理由通知工会;用人单位尚未建立工会的,通知用人单位所在地工会”这一建议条款,被采纳并写进条例,填补了一项立法空白。

      董彬作为《江苏省工会劳动法律监督条例》立法起草小组成员,从调研有关情况、起草条例草案、反复征求各界意见、直至条例出台,做了大量的立法基础性工作。条例草案提出的诸如:对工会劳动法律监督组织成员履职行为设定保护、规定工会劳动法律监督组织具有调查权、规定有关单位和人员阻挠工会实施监督将面临罚款处罚等突破性条款,在征求意见过程中,遭遇到了较强的反对声音。他积极寻找立法依据、有针对性地开展调研,竭力提供充分的理论及实践依据,争取反对声音对这些条款的支持。最终,江苏省人大常委会于2012年月1月12日全票通过条例,江苏成为继广东之后,第二个颁布省级监督法规的省份。   

      12年来,他还先后参与了《江苏省社会救助办法》《江苏省生育保险规定》《江苏省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指导意见(二)》《江苏劳务派遣劳动合同示范文本》等20多部地方劳动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制定或修订,共提出立法建议60多条,其中有20多条建议被采纳。

做职工维权复合型“选手”

      进入工会工作后,董彬就一直分工负责法律援助。他全力推动建立江苏工会法律援助的长效机制,先后起草了《江苏省工会法律援助实施办法》《江苏省工会法律援助经费使用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推动将工会法律援助工作纳入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他积极推动组建省工会阳光法律援助志愿者服务总队和职工法律援助律师团,为职工提高更加专业高效的维权服务。2016年,江苏省总工会法律工作部被司法部表彰为“第五届全国法律援助工作先进集体”。

      董彬是一名普法先锋,在《江苏工人报》开设“知法‘董’法”专栏、在《江苏工运》开设“以案说法”栏目,累计撰写劳动争议案例分析40多篇。他每2年策划举行一次“全省工会法律援助十大典型案例”评选活动,并通过新闻媒体对外发布,取得良好的社会相应。他还定期整理全省工会法律援助案例,编写《江苏工会法律援助典型案例选编》系列。作为工会普法讲师团成员,他积极宣讲劳动法律法规,累计培训基层工会法律干部及职工6000多人。

      某企业让全体女职工解腰带接受安检、某工业园区企业职工集体向企业追索年终奖、某票务公司裁员60名职工……这些都是董彬成功参与处理的热点信访案件。他长期参与信访工作,结合全省工会信访及维权热线情况,撰写《信访分析》20多篇,供有关领导和部门研判劳动关系现状。他还连续数年参加工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等六部门组织的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专项检查,在元旦、春节期间,放弃休息休假,全身心地投入到清欠工作中去,年清欠金额均超亿元。

      12年的艰辛付出,换来累累硕果,董彬先后被表彰为“全省建设领域清欠工作先进个人”“全省法律援助工作先进个人”“全省十佳青年志愿者”“优秀共产党员”等,立三等功一次。

本报记者 谢丹娜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