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8月20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维权快语 江苏:医疗损害鉴定并轨探路

【热点关注】

江苏:医疗损害鉴定并轨探路

时间:2018-01-16 08:28:27来源:江苏工人报数字报作者:编辑:admin

本报记者 万森 通讯员 张全连

关系民生福祉的医疗损害鉴定新模式,在江苏破冰试水。伴随省级层面的统筹规划,未来虽有待深耕力度,但尽快推动整个行业向“鉴定人制度”集结,显然是改革的下一个重点。我国在医疗损害鉴定领域,目前尚未有专门的国家性立法,但根据最高法院拿出的司法解释和江苏省出台的办法,已打开了医疗损害鉴定人终生负责制的一条通道。

公开听证

医患关系微妙的当下,频频出现的医疗纠纷甚至伤医事件引发全社会忧虑,多重因素正在推动医疗纠纷通过诉讼解决。

2017年12月20日下午14时,南京市汉中路140号。位于此地的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内,一场由医患双方参与,并接受医疗损害鉴定专家当面询问的医疗损害鉴定听证会如期举行。

据悉,这是2017年11月23日《江苏省医疗损害鉴定管理办法》实施后,江苏首次启动以专家库为支撑、“司法鉴定人+咨询专家”的听证机制。在全省范围内,该制度将有效解决医疗损害鉴定中的专业互补问题。这一全国首创模式,对于保障司法鉴定的专业性、独立性,推动医患纠纷矛盾的化解具有里程碑意义。

“司法鉴定机构按新模式操作,目前为止是全国第一例。”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技术总监汪益民是鉴定小组组长、本次听证会主持人。记者在现场看到,汪益民长期从事法医鉴定的从业经验,使得其对于现场医患双方情绪和听证会节奏的准确把控不无裨益。

据介绍,南京医科大学司法鉴定所每年作出的司法鉴定书超过300件。

“我们要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公平地保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法院办案是这样,鉴定工作同样如此。”汪益民表示,医疗损害鉴定技术含量高,涉及到临床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失,常人难以搞懂,即使是本专业的一般医务人员,对于疑难问题也未必全部能搞清楚。

据悉,本次听证会还邀请了麻醉、外科、ICU重症监护学科3名江苏省三家省级医院知名临床主任医师,担任咨询专家。

“请回答:‘是’还是‘否’”,咨询现场,专家的问询简洁明了。

专业领域

解决医疗纠纷的核心在于医疗损害鉴定结果,一份权威的司法鉴定书对于公正判决可谓意义重大。

逝者已矣。医疗纠纷大多敏感尖锐,案件本身难以赘述。不过,在全部人员被要求退场、专家合议环节时,记者了解到,该案由南医大司法鉴定所当月13号正式受理,一周后的12月20号即开始公开听证。

医疗损害鉴定,是指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因在日常医疗行为中存在法定过错,并造成患者人身损害而导致的医疗损害民事诉讼中,人民法院对于医疗技术等专门问题对外委托的鉴定。“咨询专家参与听证会非常重要,可以与法定鉴定人形成专业互补,但最后的鉴定意见还是由司法鉴定人来出具,专家意见作为参考,将附在鉴定书后面,提交给法院。”2018年1月2日,江苏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处处长翟洁君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江苏省卫计委和江苏省司法厅已经联合组建8000多人的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专家库,专家库专家来自44个医学学科。他同时透露,江苏省医疗损害鉴定机构已达121家。

临床医疗专家的咨询意见,作为鉴定书的补充与参考,将帮助法官作出公正的裁判。“专业的事必须由专业人士来做”,作为管理者,翟洁君坦承,鉴定、评估已成为审判工作中的普遍现象,通过鉴定、评估接近案件客观真实的程度更大,通过鉴定可以对诉讼中的专门性问题进行检验、鉴别和判断,更接近地揭示问题真相。

但他认为,鉴定人(评估人)并不是“科学的法官”。因为鉴定意见自身的原因,有时也会出现纰漏和错误,如果一味地相信鉴定意见,在处理案件时就会被误导。因此,法院判案时,司法鉴定意见或者评估意见,并非绝对作为判案的依据,而是需要对其进行严格的审查,以决定其是否能够成为定案证据。“法官对于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及查明的符合案件事实的部分予以采用,对于不符合案件事实的不予采用。”他说。

两种模式

作为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卫计委、江苏省司法厅三部门通力合作的最终成果,医疗损害司法鉴定的运作细节,将决定突破的真正深度。

医疗鉴定领域长期存在的问题,不外乎鉴定的公信力和时效性,过于分散的鉴定资源不仅无法形成合力,而且影响法院裁判效率。司法鉴定人主导的司法鉴定听证会,在江苏省人大立法通过之前,已将隶属卫计委的医学会鉴定资源纳入通盘考虑。

“法医类鉴定是有资质没专家库,医学会有专家库但没资质,一直以来很尴尬。”接受记者采访,江苏省高院司法行政装备管理处副处长徐洪新透露,当时地方立法重点在于专家库和鉴定资质难题的解决。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医疗损害鉴定一直处在舆论“漩涡”当中,争议声不断。一方面,医学会的专家医疗专业性强,但并不兼顾专业法律知识;另一方面,由于许多法医经过正规医学训练,有丰富的医学基础知识和临床医学知识,但一般临床经验却缺乏。为规避上述“两难”,多年来专业上取长补短的呼声强烈。

作为一个行业规则,司法行政主导的鉴定人负责制,与医学会主导的合议制鉴定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医学会与司法鉴定机构的运行机制不同,医学会是由卫生行政部门批准成立的学术集团,由医学临床各专业的专家组成,职责是负责医疗事故的技术鉴定。而司法鉴定是经省司法厅批准成立的鉴定机构,由具备资质的法医、临床等方面的专家组成,负责对人体伤情、伤害程度以及亲缘关系、生理性能、死亡原因等鉴定。”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一位人士表示,司法鉴定固然也依托于医疗机构,或者依赖医疗机构的检查资料,但主线专家是法医,只有涉及到活体检查和生理性能鉴定时,才有医学临床专业人员参加。

往前追溯,2009年国家出台《侵权责任法》,拟逐步取消医疗事故和医疗过错鉴定的双轨模式,统一使用医疗损害责任这一概念、统一赔偿标准,但对应该由谁来作出鉴定,如何作出鉴定,迄今为止未作出具体规定。

在翟洁君和徐洪新的记忆中,《江苏省医疗损害鉴定管理办法》以及地方性法规《江苏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从制订到出台时间并不长,“仅一年多时间”。但其间省高院、省卫计委、司法厅三部门反复协调,“会都不知开了多少。”时至今日,让二人欣慰地看到,“地方立法”已经开花结果。

2017年11月23日,《江苏省医疗损害鉴定管理办法》出台。该办法的针对性可堪陈表。其规定:省、设区的市医学会和具有法医临床鉴定、法医病理鉴定、法医精神病鉴定业务范围的司法鉴定机构可以接受委托进行医疗损害鉴定。

医疗损害鉴定机构由省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和司法行政部门公布,与之同时,卫生及司法主管部门将建立鉴定机构、鉴定人及专家诚信档案,将医疗损害鉴定中违规违法行为纳入社会信用体系。

该《办法》助推医学会合法性地位的提升,亦规定,改变过去医学会鉴定无需实名制,鉴定者更无需出庭接受质询的模式,同时作出要求:鉴定机构出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须加盖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专用章,并由鉴定专家签名。此外,在涉及死亡原因、伤残评定的鉴定活动中,医学会应当从专家库中邀请法医参加鉴定会。

江苏省将两种模式进行混合,被喻为机制上最大胆的一次创新。或不难看出,江苏省此举正在打破横亘多年的机制坚冰。翟洁君称,将法医和临床医生结合起来,同时开启了听证制度,“在全国属于‘吃螃蟹’式的创新”。

创新价值

符合专业精神、法律精神的科学的鉴定制度,必将根本影响我国的医疗审判实践,并极有可能影响并改善紧张的医患关系。

2018年1月11日江苏省高院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江苏省人民法院委托鉴定机构电子信息平台上医疗损害鉴定机构达到28家。其中,14家为法医类鉴定机构,另14家为省市医学会。

徐洪新介绍,在诉讼阶段需要委托医疗损害鉴定的,由当事人在这28家机构中协商确定或人民法院摇号确定鉴定机构。其称,“这种‘择选’模式,对于当事人而言是一种看得见的公平、公正,有利于医患双方对鉴定意见的认可,进而提升法官的办案质量和诉讼效率。”

有关受访者分析,无论是上述三部门出台的《办法》,还是新的规划调整,都暗含了政府的意图:通过行政干预把鉴定机构重新收编,以保证医疗损害鉴定的公平和有效性。

江苏诺法律师事务所吴在路律师对记者表示,此次江苏《办法》的出台,对于重建并提高医疗鉴定机构鉴定结论的公信力,是一次有益尝试和巨大推动。在之前的医疗纠纷案件中,不管是医院一方还是病患一方,之所以选择单方鉴定而非法院摇号鉴定,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希望“控制”鉴定结果,从而以“优势证据”争取有利的裁判结果。其所带来的,不仅是权利失衡、裁判不公,也容易滋生灰色地带。吴在路认为,“程序正义”与“实体公正”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同时,优良的程序设计以及对程序的严格执行,保障公正结果的诞生。而此次江苏《办法》在“程序”和“实体”两方面都进行了有效设计。

巧合的是,就在江苏《办法》出台20天后,即2017年12月13日,最高法院正式公布了《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关医疗律师称,该司法解释的最大亮点在于,确立了以鉴定人而不是鉴定机构为本位的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制度。

对照江苏,无论如何都有异曲同工之处。

接受记者采访的河海大学法学院院长杨春福表示:当全国绝大多数省份还在观望之时,江苏已经先行一步。虽然此举目的在于解决微观层面的现实难题。但从全局看,江苏开启的医疗损害鉴定改革模式,对于解决社会难点问题,维护社会稳定和秩序、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司法公正,保障诉讼正常进行,都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这位法学教授同时认为,医疗损害鉴定不仅表现在诉讼过程中,同样会出现在非诉过程中。诸如调解协商时,亦可能需要司法鉴定作为依据。

变革仍然渐进,医学界、法学界以及司法实践人士的共同努力,正在为中国医疗鉴定抑或是司法鉴定行业带来更多的价值回归。“司法鉴定对诉讼结果的影响很大,如果鉴定不公,甚至错误,就意味着绑架司法。秉持科学、客观、独立、公正的鉴定原则,不仅是医疗损害鉴定,也是所有司法鉴定的最高价值。”江苏省司法厅鉴定管理处处长翟洁君对记者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汪益民系化名。本文采访得到江苏省司法厅、江苏省高院大力协助。)

江苏省出台医疗损害鉴定管理办法对于改善医患关系意义重大。  本报记者 万森 摄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
3046432028659769483275536663410716200971494074129076589335662221343762039275990747816699566506961375439938157284313160917441488716811646407483516910506212994144738829409785082453775572765399398887876041513222936534585004394483678483880857794846270030991287980056084146112702283864041379506639117191979216807118905386432406839452765884233435735912928308774666120876932017798602149712761905053060631407202931581705251712952962388876064884020431155341373242948646983910350427383239927424340327655185792788765780152401880262089967477559635007136640015566647743873674072917740003255847120846474853485161591030757881104282255668310966836178814224788019915269701872968762857298472543637683874126008725899914525792130708709367096213793885816056583217995175045004201076061055886265020121221446796373679083344515894913748179784353367232119747019732307826646157279999152963623072632202833147449902462570747537313826950268383135889722635077478309654889947748643650813916320215818596494618650041182848708538767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