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2月26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一线风采一位老工会人的“芳华”情结

一位老工会人的“芳华”情结

时间:2018-02-02 08:19:20来源:江苏工人报数字报作者:编辑:admin

刘保顺

 盐城市亭湖区总工会宣教部长刘保顺,1989年底转业到地方,是一位在工会工作战线耕耘了20年的老工会人。电影《芳华》的公映,勾起他深深的回忆,30多年前他在云南老山前线战地采访的难忘经历又浮现在眼前。当年刘保顺是云南老山前线红军师高炮团政治处新闻报道组组长,《火线报》战地记者,在战场上荣立二等功。今天在这里刊发他写来的《芳华已逝  旋律犹在——忆“猫耳洞之声”乐团在老山·北京》,让我们共同走近那段血与火的历史。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铮铮硬骨绽花开,滴滴鲜血染红它,啊,啊……”随着《芳华》电影插曲“绒花”的响起,再看到荧幕上那激烈逼真的战斗场面和战场救护的惨痛场景,我禁不住几度哽咽,泪流满面,好像又回到了30多年前我在云南老山前线战地采访的烽火岁月,又听见了“猫耳洞之声”那熟悉的激昂旋律,更激起了我对当年血洒疆场牺牲战友的无尽怀念。

1986年4月15日,“猫耳洞之声”乐团诞生于硝烟弥漫的云南老山前线。当时,兰州军区红军师高炮团在奉命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为活跃战地文化生活而创建了这支业余乐团。乐团的诞生和成长,倾注了云南前指、集团军、红军师和高炮团领导的殷切关怀,凝聚着乐团战士的无私奉献和艰苦拼搏精神。乐团成员以战士为主,大多来自前线,有的是军工战士、炮手、炊事员,有的是卫生员、通信兵。30多名成员拿起武器能打仗,拿起乐器会弹唱,都能熟练地使用两种以上的乐器。战士们利用阵地上的枪油桶、废旧帐篷布做成架子鼓,用压缩饼干桶、罐头盒制作土二胡,用汽油瓶做成酒瓶琴,还有弹壳铜笛、土三弦等多种土乐器。乐团以前线战士的战斗生活为题材创作编排节目,并以合奏、独唱、表演剧等形式,在老山前线巡回演出,受到前线战士的热烈欢迎。一天,乐团收到了一张写在香烟盒上的请柬,这是守卫在某高地上的战友们写的:“……能否到我们工事洞演出,给我们增添几分情趣?”为了满足战友的愿望,乐团战士用筐背着自己制作的土乐器,迅速前往那个高地。乐团战士宋玉清一只脚被路边的碎玻璃划破,鲜血直流。此时,敌人的炮火密集不停,他顾不得包扎,一路上,碎石、杂草、树枝不断地碰到他的伤口,疼得他把牙咬得“咯吱咯吱”的响,但他仍坚持赶到某高地工事洞里为战友们演奏了《我是一个兵》、《南疆红土地》等拿手节目。坚守在某高地的红九连,三个月打退敌人上百次进攻,乐团闻知后立即前去慰问。途中遇到炮火袭击,乐团成员王利彬左额被弹片溅起的石头击伤,血流不止,可他只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仍然坚持演出。某部四连阵地,三面受敌,环境险恶艰苦,乐团在大雾的掩护下,通过敌人四五道封锁区上了阵地,唱《老山兰》,跳老山舞,激发战友们的斗志。

“猫耳洞之声”乐团的战士不仅到阵地上演出,还在阵地上扛炮弹、运伤员、背水送粮,为战士们买日用品、捎书信、送报刊……指战员们夸乐团不仅是一支“迷人的乐团”,还是一支“战地服务队”。这个特殊的乐团深受战士们的欢迎,也博得了军内外专业文艺工作者的好评。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施光南在给乐团的信中说:“听到你们‘猫耳洞之声’乐团成立的消息,我如同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中,听到你们演奏的激昂乐曲……”一位军队老文艺工作者说:“这些战地音乐确实好,它是战士们心中的乐章,抒发了战士的感情。”成都军区政委万海峰到前线看望部队时,听了“猫耳洞之声”乐团的演奏后,称赞说:“这种形式很好,具有战地特点,适合战时需要。”并热情地给乐团的每个成员赠送了纪念品。“猫耳洞之声”乐团用优美的旋律,奏出胜利的捷报,展示前线战士“奉献我青春,强盛我中华”的精神风采,丰富了战地文化生活,深受前线战士的喜爱,被他们誉为“一颗闪耀在老山战士心中的明亮的星”。

“猫耳洞之声”乐团在阵地上自编自演为战士们演出的消息好像长了翅膀很快传到了祖国大地,传到首都北京,引起了北京社会各界的关注。1986年12月18日,“猫耳洞之声”乐团应首都企业家俱乐部的邀请,披着战场上的硝烟,带着前线战士的情怀和对首都人民的祝福,在高炮团政委、乐团领队郝广谦的带领下,风尘仆仆走进北京,向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及首都人民奉献了一台精彩的文艺演出。一个个具有浓厚战地色彩的节目,把前线将士浴血奋战的场景搬上了舞台,动人心弦,感人肺腑,催人奋进,激起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许多观众走上舞台,献上鲜花,与战士相拥而泣。乐团在北京的39天时间里,不辞辛劳深入学校、厂矿、商场、农村和国家机关进行演出、联欢、事迹报告、演讲等70多场(次),把老山战士血与火的生活告诉了首都人民,把老山战士对祖国的爱带给了首都人民,首都人民被来自“猫耳洞”的音乐打动了、感染了,似乎也经历了一场血与火的洗礼。1986年12月26日,隆冬的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校园里洋溢着春天的气息,下午一时、晚上七时,乐团先后到北大、人大演出,尽管当天下着雪,天气寒冷,但人大学校的礼堂里的座位和走道已挤不下学生观众,一些学生在礼堂外趴在窗子上观看战士们演出。掌声一阵又一阵、眼泪流了一回又一回。演出结束后,大学生们久久不肯离去,围住战士们谈心、签名留念。一个北大的学生对战士说:“看了演出后,我们看到了有血有肉、感情丰富的战士,老山战士的精神,感动得我直流泪,这情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我联想到,老一辈革命家打江山真不容易。”

北京各新闻媒体竞相发布消息。《人民日报》以《猫耳洞之声振奋人心》为题,报道了首场演出实况并发了剧照;新华社刊发题为:《猫耳洞音乐倾倒首都观众》的消息;《解放军报》用《见多识广的北京人以其少有的热情为一支前线演出队喝彩》作为新闻稿的开头,描绘了北京观众对老山战士挚爱之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也陆续播出了乐团演出实况和专题节目,“猫耳洞之声”飞向了祖国各地,飞向了全世界。

在温暖的首都,战士们感受到的深情厚爱实在太多了——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挥毫为“猫耳洞之声”乐团题了团名;战士们很荣幸地走进中南海、人民大会堂,登上天安门城楼、万里长城,还与中国女排队员一同参加天安门广场升国旗仪式;机械工业部208研究所,为了欢迎战士,鸣放了21响礼炮;北京电视机厂放飞了2000只和平鸽,表达了他们对和平的向往和对老山战士的欢迎;北京橡胶一厂等4家工厂授予战士荣誉职工称号,并说这就是战士的家;首都机场搬运工人得知他们搬运的行李是老山战士的,硬是把搬运费免了;一次演出时,女战士杨冬梅因劳累昏倒在舞台上,数千名观众不但没有乱,反而报以更热烈的掌声。另外,北京人民还送给乐团名牌球鞋、供出口的固体燃料、电视机、毛衣裤、优质水、成套的乐器以及各种珍贵的纪念品等整整两卡车。然而,最使战士们感动的是那句不绝于耳的口号:战士万岁。这个口号满含着人民对战士们的理解和期望,也是人民给予战士们的至高无上的荣耀。

1986年11月12日,中国民族乐器学会吸收“猫耳洞之声”乐团为集体会员。1987年1月19日上午,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举行了老山前线“猫耳洞之声”乐团向军博捐赠乐器仪式,军博收藏了战士们制作的土乐器。

芳华流逝,对越自卫反击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尽,当年埋下的地雷已经排除,被炸的废墟上长出了片片绿荫,但30多年前的往事仍历历在目。作为“猫耳洞之声”乐团创建策划人、团名拟名人和乐团宣传人之一,我虽已50多岁,离开军营多年,但只要看到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文章、电视、电影、图片,我依然激奋不已,对诞生在老山前线的“猫耳洞之声”乐团演奏的激昂旋律,更是挥之不去,铭刻在心。从2015年起,我开始自费收集资料,与当事人联络,策划编辑“乐团”从诞生、成长以及到北京演出的图片、文章,在同事、北京媒体朋友和部队老领导、老战友的全力支持下,编印了一本名为《难忘的旋律》的画册,这既是对“猫耳洞之声”乐团的纪念,也是对那一段历史的珍藏,使她永远鲜活地留存在人们心中。

作者刘保顺在老山阵地上

“猫耳洞之声”乐团在老山前线演出场景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