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8月14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热点聚焦校园欺凌,全社会都来说“不”!

【热点关注】

校园欺凌,全社会都来说“不”!

时间:2018-06-01 14:35:27来源:江苏工人报数字报作者:编辑:admin

 本报记者  万森

校园是孩子学习成长的主要场所,但近年来频发的校园欺凌事件,严重损害了学生在校的安全感,校园欺凌防治工作事关亿万中小学生身心健康,关系千家万户幸福,关系社会和谐稳定。5月30日下午,苏州市检察院就如何防范校园欺凌、保护在校学生合法权益举行了一场意义深远的座谈会,来自苏州市的教育系统、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苏州市团委相关代表在座谈中畅所欲言,对于校园欺凌展开分析探讨,集思广益,提供解决办法。

“校长,你来救救我!”

苏州市检察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苏州检察机关共受理审查起诉校园欺凌案件22件62人,其中5件发生在校园内,17件发生在校园。“在校未成年人价值观应及时正确引导,他们对社会新事物的敏感度高,接受能力强,但辨别是非的能力和自我保护的能力又比较弱。”座谈会上,基层检察院代表——姑苏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施健称,法律意识淡薄,使得未成年人并不知晓欺凌行为的严重性,追求不当的物质享受、社会环境恶化等因素则成为未成年人犯罪的诱因。与之同时,犯罪未成年人的家庭教育缺失一直客观存在。

当下,整治校园欺凌,对保护未成年人来说尤为重要。“不仅暴力行为是校园欺凌,其实只要对学生的身心健康造成伤害,就是校园欺凌。”在发言中,吴江高级中学原校长李雪林直言不讳地指出,学生、老师、家长对校园欺凌的认知程度还不够。

“校长,你来救救我!”几年前,某中学校长的手机曾接到一个“求救”短信。一名女生因为身体肥胖,在网络上受到同学的谩骂和围攻。孩子无法跟父母诉说,跟班主任报告也未能给予重视,苦不堪言的她,最后通过“校务公开”向校长“求救”。在会上,李雪林说起这件事仍然感慨良多。

现如今,这位苏州市人大代表、老教育工作者,还担任着苏州市检察院的人民监督员。他说,无论是欺凌方还是被欺凌方,往往两方都是未成年人。把未成年人犯罪扼制和防止在萌芽中,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保护。

“前端预防尤为必要”

老教育工作者的疾呼,得到了与会代表的响应。张鹰,姑苏区人大代表、苏州市敬文实验小学教导处副主任,从事教务工作的她说,现在的孩子都会上QQ、微信,甚至在班级小范围建立自己的QQ群、微信群,有时候对弱势的同学形成舆论施压。“实际上很多孩子并不知道这也是校园欺凌,是一种犯罪!”

周扬来自苏州大学,目前正在苏州团市委权益部挂职。他的思考颇具迫切性:“如果真到了司法层面,问题就变得严重!”至于校园欺凌到底是什么?如何分类,他认为苏州市应该做一些调研,包括校园欺凌成因,校园欺凌方和被欺凌方存在哪些家庭环境、文化背景差异,“应该形成详细的调研报告,帮助研判。”

“前端的宣传和预防尤为必要!”这位人士指出,校园应引进专业的社工组织,通过高校志愿者社会实践等形式,来做好预防工作。

在座谈过程中,诸多代表提及一个现象,即:苏州这些年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所延伸的社会生态和文化生活方式的差异及冲突值得关注。

改革开放40年来,苏州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与之同时,外来人口子女也相应地大幅增加。相关数据显示,苏州市外来人口的子女在义务教育阶段(小学、初中),已经超过40万人。

“前些年,我们外来孩子到我们学校保持两位数以内,现在已经达到二三百个,占到学校生源的35%-40%。”不同的区域的文化生活方式不一样,看待问题的标准和价值尺度也不尽相同,容易引发冲突,一位教育界人士的担心不无道理。

这或是每一座发达城市所面临的共性问题。俨然存在,而又无法回避。对于内外环境的改变,防范校园欺凌已经成为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头等大事。对此,苏州市教育局法规处处长褚天生提出,苏州教育部门防止校园欺凌落脚点在于“立足校园、家校合作、多方联动”,并以此付诸实施。

他说,检察院的数据,说明苏州市防范校园欺凌的总体情况向好。眼下,在政府财政的大力支持下,苏州教育局正通过人防、技防、物防,对校园欺凌现象实施监控。

多方合作的“联动机制”

据悉,2017年,苏州全市校园安保的经费达到8.09亿元。专职保安在中小学及幼儿园实现了全覆盖,达到7725人;还配备了警棍、钢叉等防务设备5467套;建立了校园警务室1579个;配备法制副校长、辅导员1647名;与公安部门联网的紧急报警按钮装置3323个,监视探头达到9.4万个。此外还有报警设施、电子护栏、校车等硬件设施。

对于校园欺凌相关调研工作,这位负责人表示,正着手在全市范围内开展。说起参加这次座谈会,褚天生表示,包括教育、检察、法院在内的苏州各职能部门正在形成一个多方合作的联动机制。

记者了解到,今天秋,苏州全市将印发《防止校园欺凌指导手册》,该指导手册以简明扼要、图文并茂的表达方式,来帮助学生、老师和家长进行校园欺凌行为的识别和处理。

“我觉得这很及时,很有必要。”吴雪林认为,现下哪些属于校园欺凌,学生、教师和家长的认识边界仍然模糊,有的认为仅仅是学生之间的打闹。对此,省人大代表、苏州市公安局技术侦察支队三大队大队长陈凯认为,防范校园欺凌主体应该是孩子、家长和教师。什么叫暴力?什么叫软暴力?对于如何明晰地界定校园欺凌则是关键。“现在的孩子不能碰。态度软了,不行;有时措施过于严苛也不行。这时候,教师更像一位调停者。”他说

的确,受到欺凌的孩子最终不知道该向谁诉苦?常常同学发生的小纠纷,要么小题大做,要么父母老师仍旧不会认真处理。甚至有的父母还认为:“打了几下又怎么了,赔个礼道个歉就好了呀”,更有甚者:“打伤了?去看呀!多少钱我出”。

金阊实验小学副校长姚敏、东中市实验小学校长徐倩、苏州高新区第三中学教科室主任曹春蕾等多位与会人士则希望苏州市检察院活生生的案例能被引进上述《指导手册》,并以生动活泼的传播方式在校园进行宣讲。

“让学生家长,教师和全社会,清楚地了解到什么叫校园欺凌,怎么处理!”一位与会代表说。

图为座谈会现场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
3556963312212544240865266939916479001335643327799027264890466963931534292220503609113869942768320483595122692694989972443503974688602101727466931868827925776550214901180776996131784483838326339468687491779439032854374592410747080500611386422046822273971891893147189623511802065705354577910888924263997846133737290089563606498598519500627088735863545647984900642221098157546108740678121938747156373878309654142856213598834120623200092367016216832229284392865913098300477847175538465278156696111199070336586179139812148059451431545911465725564390024564284132831230697639447053921524943368511252514574968588411109915750632906078649013770237954812685387934728223348717994709967912160857843107384504071479751291658240106784563279555386217628972209453435683057654844574965497061752289990537024259906393796863108857275385538834409083584472215657333028571827613407539875453635186150900566872690644429672585916650162191543315976547729536341776178431805665994382605262401101706643465253683913983468751188241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