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09月23日
会员登录用户名密 码
站内搜索高级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化频道为什么都在读《冰痕》《白的鸟 紫的花》?

《白的鸟 紫的花》催人泪下,《冰痕》引人深思

为什么都在读《冰痕》《白的鸟 紫的花》?

时间:2018-07-01 16:06:06来源:本报作者:艾珂编辑:lfl

为什么都在读《冰痕》《白的鸟 紫的花》?


A,大家都在读《冰痕》《白的鸟 紫的花》
          酷暑来临。读诗可静心,忘却炎热的烦恼和不适。
         上海的惠子近日给巜冰痕》和《白的鸟 紫的花》的作者、诗人龚学明发微信说,“你的诗感情真挚,我看着都想哭,因为我父母都早早离世,有时不忍卒读。”
         江苏苏北微友流逝说,“两本诗集,都在学习。腌咸菜的父亲等,很感人。老师的力作,在细读,感情深厚,底味浓,韵意飘香。”
          微友李道路“每日研读一首!敬请指正!”他发给龚学明读后感多篇,对龚学明的诗一首首品读分析。
          诗友李治杰索性这样说,“到底是南大历史系毕业的。《白的鸟,紫的花》厚重,每一首都值得细读。祝贺!这本书奠定了你在中国诗坛的位置。”又说,“真的。我读诗很挑剔的。《听不到秋虫鸣叫》《宽脸盘》,我看了多少遍。有味道。其他的也不错。我看的很细。看《冰痕》我没说这话。”


B,龚学明:诗歌必须写真性情

          人们如此偏爱《冰痕》和《白的鸟 紫的花》,对此原因龚学明心知肚明。公众号“18楼的银杏树”釆访诗人龚学明,他说,他的诗源于真实的生活和真实的感情,这些真实内容首先打动了他,他再动手将其变成诗句。他尤其倾情于亲情诗的写作,他认为亲情是人所最可信赖的情感,也是最珍贵的。两本诗集,都有大量的亲情诗,尤其是《白的鸟 紫的花》收录了112首亲情诗,诗人杨克称,“这是中国新诗史上的独有文本”。
          诗歌必须真性情。技巧不能损害诗歌情感的表达,适度的技巧应有助于诗歌更加打动人心,现代诗歌的象征、暗喻等技巧,让诗歌更耐读,更加拉近与读者间的距离,而不是走远。游戏诗歌,为技巧而技巧,诗歌中的娱乐化写作,文字玩弄,远离了诗歌本质。
          龚学明说,如果以诗歌为玩乐,实在太浪费人生的宝贵时间。不如不写诗,不如去种田。土地不骗人,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C,《冰痕》入围参评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诗歌奖

       《冰痕》是龚学明于2017年6月结集的诗集,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近一年的时间,在诗爱者和广大普通读者中影响巨大。
          这本收录了150首诗歌的诗集,最大的特点是情感的真实、真诚和真切,龚学明没有隐藏,读书因此而倍感亲切。叶橹教授在序中说,“以我的阅读感受,他的这三辑中的诗,其实都是基于多种生活感受而生发出的对生命和生存的审视。因为他的感受和审视,大都借助于或大或小的意象和联想在抒情和遣怀,固而在诗的艺术审美的意义上,给人以一种复杂的印象。概括起来,他的这些诗要表现的,就是人的生存的危机感和扭曲感。”
          《冰痕》厚重,探索生命的本质,在抒情之中揉进现代技巧,使得诗歌更有诗意,更为耐读,引人读后深思。
          这次入围鲁奖评选,并不意外。


D,《白的鸟  紫的花》一月内临近脱销


         在眼下诗歌阅读受冷落的背景下,龚学明的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倍受广大读者和微友欢迎,销售一路走高,一个月的时间即告基本售罄。
          这本由南京出版社于2018年3月下旬隆重推出的诗集,至4月底仅剩数十本了。至今,仍有读者在询问购买,也有读者提出快快加印。对此,龚学明说,对于已有那么多读者喜欢,很满足了。因此,不准备加印。
          他深感在这样一个浮躁而功利的社会,人们情感的荒芜和对真情的渴盼。他的《白的鸟 紫的花》饱蘸热泪写就,直戳人心,令众多读者打开情感闸门,在真爱的河流里沉浮,痛苦而快乐,欲罢不能。
          叶延滨、范小青、赵丽宏、杨克、梁平等多位名家捧读龚学明的这些诗歌,深受感动,都写下肺腑之言。

        龚学明的诗集让我感动。诗人以善良真诚的态度,面对世界和亲人。
        在这个什么都不缺少的时代,龚学明坚守了诗歌的本源,那就是以人性的光,照亮这个世界,以真诚与爱,点燃世道人心。
         在物质空前泛滥而心灵日渐荒漠化的今天,可怕的冷酷之一,就是某些写诗者居然以展示黑暗、贪欲和残忍而谋取虚名。而龚学明像一个燃灯者,以自己的心点燃他人的心,让这个世界多一点善,多一点真,多一点美好与希望,如精卫填海。
         这恰恰是从古至今诗人存在的价值。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原《诗刊》主编  叶延滨
 
        龚学明的诗,立足于现实,从父亲、家庭、花朵,到城市生活的碎片,是基于多种生活感受而生发出的对生命和生存的审视。
        他试图从生活和生命之痛中,进一步表现哲学和宗教意味,表现人的生存的危机感和扭曲感,寻求将现代诗歌艺术和现代思想加以贯通。在表现手法上,对传统与现代诗歌艺术都有所传承和弘扬,在诗歌的读得懂和陌生化之间“穿梭”,有自己的独特探索和追求。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江苏省作协主席 范小青
 
        这是从诗人的灵魂里开出的奇美之花,一朵千瓣白莲。其中有儿子对父亲的思念,生命和亲情,凝聚在岁月的光影里。
        诗人笔下的花和鸟,在沉静的文字优雅绽放,自由翔舞,生命的秘密,隐藏在五光十色的意象中,让人猜,让人寻,让人沉思。也有留在故乡的屐痕,每一步都传出悠远的回声。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上海市作协副主席  赵丽宏
 
        冷静,似波澜不惊,如平缓的河面,底下的潜流透出彻骨的寒意;可溅起的水花,反射出七彩阳光的明亮与温暖,这就是龚学明的诗。 
        特别是在父亲病痛和去世时写下的112首,是新诗中的独有文本,哀恸与绝望挟裹炽热的人子之情喷涌。紫的花亦呈现了一以贯之的忧郁情愫。城市碎片,拼接了江南故都新邑的前世今生。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作协副主席 杨克
 
        龚学明诗集《白的鸟 紫的花》,以透明,清晰的真性情与现代诗歌艺术的有效结合,构成了当下诗歌现场的一道优美的风景。白鸟、 紫花,忧伤、幽微而不失高洁。亲情、乡情、爱情随手拈来,与生死纠缠,既是小题材,又有大视野。
        龚学明是一名成熟的诗人,在创作中不追风,不逢迎,不自恋,抒情尺度始终不温不火,拿捏得当。这对于一个优秀诗人恪守自己的写作向度,实属难得。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作协副主席 梁平

1 条记录 1/1 页
相关新闻
推荐网站
2253053383396301125230553759834617103072548321590502043894752075409025204602183256042621356335084631640148749335252287385834574246375276449041746051361662039691355843456494930221150194175888717711095111930675514803759130094866293978676101791721553824235842143523223254674678550231849719951592139243764065976370128372092895843958676805780038781746475343450790730175326843859185764032169908612649530488082415297590304447280567708303132039143409197400590828057002677685339300003151784378029156938235002014178618225717622285865548564557958697242028697956548756153695684207319830018817045133074663233265015973636034628524123640304491152755809492831242881518557573946330433496828021275191841864960350088659514475023305514822110818086801520523895653741553727497988063381962188528516529026292960930638751918351945030655028868831840494758851194879199779320391789614548423357895638630115903094372159045561877503957689487142390488824182268820899460134389850271477522409315688273742403804536609276301371096951687